为什么EGFR抑制剂通常在使用1年后就会出现耐药?

时间:2020-02-05 11:20:37 来自:仰和健康

自15年前首次获得批准和使用以来,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抑制剂已彻底改变了癌症患者的临床实践和预后,尤其是诊断为结直肠癌(CRC)和肺癌的患者。这些药物将这两种恶性肿瘤的治疗模式从传统化学疗法迅速转变为靶向疗法。同时靶向治疗已经被确定为具有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的标准治疗方案,以及与化学药物相结合治疗具有野生型RAS且EGFR无突变的转移性大肠癌(mCRC)。

“ 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是一种奇迹药物:肺癌患者在接受治疗后通常会有大幅改善。”Yosef Yarden教授说到:“但这这些奇迹通常只是暂时的。”他强调了抗EGFR疗法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耐药性,通常在开始治疗后约一年发生。“毫无疑问,耐药性是我们在用这些药物治疗患者之前和治疗期间必须解决的最大临床问题,”那不勒斯大学研究与医学学院院长兼医学外科学院院长Fortunato Ciardiello说道。

几乎所有接受抗EGFR药物治疗的患者,即使在最初取得非常惊人的治疗效果后仍会产生耐药性。近年来,EGFR抑制剂的耐药机制不断被揭示,然而这些机制都显示出非常动态的分子和细胞态势。

长话短说,研究者们将耐药机制分为三个主要类别:基因突变,替代途径的激活和表型转化。基因突变:例如,EGFR第20外显子中出现错义T790M突变是对第一代和第二代TKI耐药的主要机制,这种情况发生在治疗后进展的50-70%患者中。Yarden声称:“不幸的是,及时使用了第三代TKI药物,由于多种机制,例如第三级突变的出现,耐药性也会发生。” 替代途径的激活:包括上调EGFR家族其他成员HER2、HER3或BRAF中的突变,也可能与获得性耐药有关。表性转化:例如从NSCLC向SCLC(小细胞肺癌)的转化或上皮-间质转化。Ciardiello补充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情况,但是好消息是,与获得性抗性有关的许多参与者都可以作为新疗法的潜在目标进行研究,以预防,延缓或克服抗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