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组对结直肠癌患者治疗的作用

时间:2020-01-06 09:05:41 来自:仰和健康

在人体中发现的所有细菌细胞中,大约有50万亿生活在肠道中,并且可以影响免疫系统,影响胃肠道恶性肿瘤的发生,例如大肠癌(CRC),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李心翔教授说。

李心翔教授指出,关于哪种细菌对胃肠道系统有益以及哪些导致诸如CRC的疾病,仍然存在许多未解之谜。不过可以有一种方法可以确定肠道细菌如何导致CRC,就是通过采集胆汁和粪便的系列标本,以及对血液和肿瘤进行活检。测试这些标本可以回答有关癌症,微生物组和免疫系统如何连接和相互作用的现有问题。

关于微生物组的一个重要观察结果是,人的肠道存在某些类型的细菌会对某些药物产生抵抗力。已明确的例子是在CRC治疗的情况下,有些细菌尤其抵抗免疫疗法药物。

在CRC的治疗领域中,特别是对于转移性疾病的患者,在化疗主治后很有可能会使用免疫抑制剂进行治疗,例如贝伐单抗(Avastin),西妥昔单抗(Erbitux)或帕尼单抗(Vectibix)。因此,清除某些抑制免疫疗法的肠道细菌对于有效治疗癌症至关重要。

CRC相关的微生物组具体有哪些?

李心翔教授:科学家们对微生物组进行过激烈的讨论,我们体内可能有多达50万亿个细菌细胞,其中大多数位于肠道内。但是,其中许多我们不知道它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们知道一些细菌有助于消化食物,但我们也知道一些细菌对我们是有害的,他们都可能在CRC的治疗中发挥着作用。有关CRC与肠道微生物的讨论集中在如何最好地收集,胆汁标本,粪便,肿瘤和血液,以找出这些与微生物组,疾病和免疫系统的关联在哪里碰撞。

目前这项研究的成果如何?

李心翔教授:微生物组很复杂,它们是免疫系统,饮食,环境和遗传学之间的交汇点。就癌症的致病因素以及预测对某些药物(尤其是免疫疗法药物)的反应而言,它似乎在癌症,尤其是胃肠道癌症中起着更重要的作用。该领域的研究还很年轻,但是它发展迅速,确实很难掌握所有迅速发展的数据。唯一能明确的是,进行某种研究测试以弄清楚这些肿瘤中存在什么细菌,并试图弄清它们在扮演什么角色,这对癌症治疗有重要作用。

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治疗前景如何?

李心翔教授:针对mCRC的患者有多种治疗选择。大多数涉及化学疗法,静脉注射5-FU或口服卡培他滨的5-氟尿嘧啶类型的治疗。通常,我们还会添加第二种化疗药物,例如奥沙利铂或伊立替康。然后,我们将添加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途径的药物(如贝伐单抗)或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途径的药物(如西妥昔单抗或帕尼单抗)。

抗EGFR靶向药仅适用于患有RAS,BRAF野生型疾病的患者,尤其是在结肠左侧发生的癌症中。这些患者似乎受益最大,尤其是在前期治疗中。

在其他情况下,尝试从未使用过的药物也是一种考量方案。例如,如果某患者没有进行过VEGF治疗,则可以使用它,前提是他们病情在其适应症之中。

在结直肠癌的治疗中有无新的发现?

李心翔教授:还是有一些新的发现,特别是针对HER2扩增型的患者。HER2这个突变基因通常在乳腺癌以及上消化道的癌症中被予以重视。但是我们逐渐发现,一些针对HER2突变的靶向药物,除了治疗乳腺癌患者之外,对HER2扩增型的直肠癌患者也有一定效果。这些药物包括妥珠单抗,通常与拉帕替尼(Tykerb)联合使用,或曲妥珠单抗(赫赛汀)与帕妥珠单抗(Perjeta)联合使用。也有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正在研究药物,例如图卡替尼,它是一种新型的HER2靶向药物。

努力治疗不要放弃

李心翔教授:现在医学技术发展非常迅速,或许目前看来无法治疗的情况,在未来的1,2年就找到突破瓶颈的方法。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我们一起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直至胜利的那一天。我也会时刻关注国际上针对结直肠癌治疗的最新讯息,凡是对大家有帮助的,我会在制定治疗方案时予以考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