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治疗的新希望

时间:2020-02-16 09:55:55 来自:仰和健康

恶性肿瘤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存在复发的问题,明明还在用着药,肿瘤却不能控制,继续生长。举个例子,在临床工作中,很多肺癌有EGFR、ALK、ROS1等基因突变的患者,虽然他们在口服靶向药易瑞沙、特罗凯、奥西替尼、克唑替尼等,但仍然心有余悸,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这个靶向药对于患者来说有效时间到底能维持多久?如果耐药了怎么办?患者担心的问题其实也是临床医生希望解决的问题,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医生和患者就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

目前医学的发展还是比较快的,一代EGFR-TKI耐药后,其中50%的耐药原因是T790M突变的问题,所以三代靶向药奥西替尼应运而生,解决了很多患者的燃眉之急。现在正在服用三代奥西替尼的患者而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如果奥西替尼耐药后,怎么办?目前国内的患者很多是使用化疗控制肿瘤进展,效果很好,但是有部分患者,他们很排斥化疗,还是希望使用副作用小的靶向药。对于这样的患者,科学家们经过努力研究,没有让你们失望。今年的美国肿瘤年会上,有了对于三代靶向药耐药后的新靶向药物。 从前期的临床试验看,效果很好。首先对于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的新药研究进展。

1、JNJ-61186372(JNJ-372),是一种EGFR-cMet双特异性抗体,用于EGFR驱动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

方法:患者在第一个28天周期内每周接受JNJ-372(140-1400mg)静脉注射,之后每两周接受一次。

结果:截至2019年1月17日,共有116名NSCLC患者接受了治疗。中位年龄为63岁,38%为男性,77%为亚洲人,97%为男性。治疗时间为3.8个月,最长暴露时间为20个周期。不良事件(AE; 20%)包括皮疹(59%),输液相关反应(58%),甲沟炎(28%)和便秘(22%)。其他EGFR / cMet相关的AEs包括口腔炎(17%),瘙痒症(15%),周围水肿(11%)和腹泻(7%)。报告的34美元AEs(34%(8%治疗相关))最常见于呼吸困难(6%)和肺炎(3%)。在可评估的患者中,25/88(28%)获得了部分缓解(PR)。之前三代靶向药奥西替尼治疗的患者10/47(21%)获得了部分缓解(PR)。包括4例C797S,1例cMet扩增。

结论:JNJ-372安全性可控,在三代靶向药奥西替尼耐药的疾病中实现了初步反应,包括C797S、cMet扩增以及Exon20ins。

过去的三十年,对于小细胞肺癌领域,可以说化疗和放疗占据了主导地位,一线的治疗方案从1985的EP(依托泊苷联合铂类),到2006年日本的临床研究奠定了IP(伊立替康联合铂类)。二线治疗FDA批准的拓扑替康。除了小细胞肺癌自身恶性程度高,浸润性强,可以使用的药物比较有限,导致了局限期小细胞肺癌的生存期是15-20个月,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生存期是9-11个月。2018年,这个僵局被打破,横空出道的PDL1阿特珠单抗联合EP方案奠定了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新基础,但是阿特珠单抗目前没有在国内上市,所以想多患者就在想可不可以用国产的PD1单抗(信迪利单抗、特瑞普利单抗)代替已经已经获益用于小细胞肺癌的阿特珠单抗呢?这样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可以期待他的阳性结果。除了免疫治疗,国产的靶向药安罗替尼从前期 的临床试验看也是可以获益的,目前进入临床应该指日可待。近期,美国肿瘤年会上报道了一个治疗小细胞肺癌的新药。

Lurbinectedin是一种新型抗癌药物,可抑制活化的转录并诱导DNA双链断裂,从而导致细胞凋亡。lurbinectedin在二线SCL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来自II期单药试验的结果。

方法:评估Lurbinectedin在几种癌症类型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包括小细胞肺癌(SCLC)。小细胞肺癌的患者已经接受过一次化疗药的ECOG PS 0-2的一百五十名患者(患者)用L3.2mg / m 2 Day1 q3w治疗。

结论:在SCLC亚组分析中,一线治疗不管耐药还是敏感的患者中,二线使用Lmonotherapy疗效都非常好。

对于肿瘤患者来说,配合医生的正规治疗是对病情最有利的,不要因为是肿瘤 晚期而病急乱投医,把希望寄托在偏方上,最后没有疗效又引起肝肾功能损伤,反而缩短了生存期。对于口服靶向药的患者而言,耐药的问题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是整个肿瘤患者面临的问题,所以,科学家们在发明一类靶向药物的同时,也会研究 耐药机制,研究新药克服耐药,但是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新药的研发需要时间,研发后上市需要时间,很多患者没有能够等到药物上市而不幸离开,其实非常可惜,邱医生一直致力于把最新的药物介绍给大家,即使没有等到药物上市,参加前期的临床试验是非常有必要的。肯定比偏方要强。

转自邱立新医生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