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准备后事”到“手术治愈”我经历了什么?

时间:2020-05-11 09:50:24 来自:仰和健康

我是一名来自云南红河的病友,在此特别感谢李心翔医生帮助我挺过了2019年那段最艰难的时间。

去年7月的时候我突然无缘无故的出现大便不成形的情况,断断续续的持续了近2个月。因为只是大便不成形,也没有出现腹痛腹泻、更没有便血呕吐的情况。所以一开始我和家里人都没有怎么重视。直到去年8月底的时候,我开始出现慢性腹痛的情况,而且每次排便都会腹痛,同时出现腹泻的情况。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且到我们当地医院看病。医生让我做了CT检查,结果显示我的直肠里面有不规则肿块。医生说基本确定是癌症,并且已经浸润到淋巴结了,言下之意就是情况不容乐观。紧接着医生安排我做了肠镜,确定了肿块在距离直肠7CM处,病理诊断为腺癌。

虽然我已经知道我的癌症基本已经确定了,但是当我真的看到诊断报告的时候还是心里一沉,犹如自己被判了死刑。更可怕的是,紧接着病理诊断报告的是一份病危通知书,医生说我这个病已经是晚期了,让家属回去准备后事。回想当时,对我们全家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虽然我当时经常腹痛和腹泻,但是我从未大便出血,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状态还可以。这突如其来的病危通知书,我们真的始料未及。

当然,我们全家没有坐以待毙,通过网络上的各种信息搜寻,最终找到了李心翔医生。所以在这点上我还是非常感谢互联网的发展的。我们到上海的初次门诊,李心翔医生看了我的检查报告之后告诉我还是有很有希望手术的,不过要先做两次化疗。当时我真的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去年10月的时候,在接受了2次化疗之后,李心翔医生评估说我可以接受手术了,并且在11月的时候将我安排入院做术前准备。当我听到可以手术的时候,既欣喜又焦虑,高兴的是既然可以手术,就表示我的病还有救,焦虑的是我了解到,低位直肠癌很有可能不能保留肛门。其实我当时心里特别矛盾,一方面我告诉自己能保住命就很好了不要去考虑保肛的事情。一方面人都是贪心的,既然现在命能保住了,当然希望以后生活质量能更好。李心翔医生也很为患者考虑,术前谈话的时候,他告诉我很多低位直肠癌的患者都会焦虑保肛的事情。毕竟摘除肛门对患者的生活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这个情况保肛应该是可以的,让我不用担心。

同月,李心翔医生为我进行了腹腔镜手术,据说这种手术方式对人体的伤害会小很多。我还特意去搜了一下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结果搜到很多医生拿着管子看着电视机屏幕捣鼓的照片,再次感叹现代科技的发展。手术很成功,不过我身上多了个造口,其实就是人造肛门,让我觉得有点不适应。不过李医生告诉我这个造口是临时的,因为现在我还不能通过肛门排便,等以后我肛门功能恢复了,再把造口放回去就好了。

我真的由衷感谢李心翔医生,当然一部分原因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救了我的命。不过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真的非常耐心、态度非常好。初次门诊的时候我们全家都真的非常焦虑,七嘴八舌的问了很多问题,李医生都很耐心的一一回答,还安抚了我们。目前我还处于术后化疗阶段,情况良好,希望大家都能不放弃希望,积极配合治疗,坚持就是胜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