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我是如何与肠癌抗争的

时间:2020-04-03 08:33:37 来自:仰和健康

癌症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疾病,它根据患者机体的不同,会有不同的表现。正因为如此,这也使得每一名患者所面临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李心翔医生工作室在此为广大病友不定期找寻一些成功的抗癌患者来讲述她们的抗癌故事,希望各位病友通过别人的故事也可以为自己的治疗与康复带来信心。

今天为大家讲述自己经历的是一名叫做莎拉·贝茨(Teara)女士,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以下是她的自述内容:

我怀上我的第三个孩子时,我开始首次注意到症状。当我去洗手间时,我发现了一些出血,但是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它只是偶尔发生。但当孩子出生之后,便便中仍然有血迹,所以我看了全科医生。

我的医生非常可爱。在我解释了我的症状之后,她说她需要进行快速肛门检查。我觉得很尴尬,试图打破紧张。我还记得她当时说:“很抱歉,您必须在9:30进行肛门指检”。我一直在胡思乱想,并不停道歉,但她表现出非常轻松的状态。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安慰。

在指检之后,我的医生决定将我转交给结直肠外科医生。接着,他们做了一些测试,检测,并切除了三个息肉。

尽管如此,几个月后出血仍在继续,而且我的肠道蠕动很松散。等我再次见到结直肠外科医生的时候我将这些情况告诉了他。他将我送去接受结肠镜检查,2016年12月22日我进行了结肠镜检查。检查完成后,立即被告知我似乎患有癌症,并被要求第二天再回来。

次日,我进行了影像检查,不得不在圣诞节期间等待我的检查结果。坦率地说,这段时间非常难熬。

我的正式诊断是12月29日,诊断结果显示我患有3期肠癌。我真的非常震惊,我是一个身体健康并且拥有三个年幼孩子的母亲,这是对我和我的家人如同晴天霹雳。

但是,我没有太多时间待在家里。很快我被安排进行肿瘤切除手术,这是一项左半侧结肠切除术,并且需要在医院观察七天。这对我来说有点艰难,特别是需要远离我的家人。术后我感到非常疼痛同时也非常虚弱,仿佛从我身体里切除了一大块肉。

当我从手术中恢复过来之后,便即刻被安排去做化疗了。我很高兴自己能够接受化学药物疗法,尽管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虽然我的癌症已经扩散,但幸运的是,它仅扩散到一个淋巴结。在某种程度上,拥有这个微小的转移灶是幸运的,因为如果不是它,我可能就不愿意接受化疗。我的肿瘤科医生告诉我,化学疗法是一种“束腰带”的治疗方法,我很庆幸我有机会尽一切可能摆脱癌症。

这并不是说我喜欢化学疗法。他真的使我难受,我经常呕吐,频繁腹泻,我的手开始大面积蜕皮。更别提我糟糕的神经系统了,它使得我的手指都感到刺痛,无法触摸任何冷的东西并且感到喉咙发紧。但是我试图保持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并不断努力。

当我完成化学疗法之后,我意识到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有许多个不同且相互冲突的阶段。当我第一次被诊断为癌症时,一切都像梦一样“这不是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甚至感到异常平静。当我接受治疗时,我充满了肾上腺素,充满了“只需要继续前进”的充实感。但是,当化学疗法完成后,我发现事情变得反而有些糟糕。医生的随访变得不那么频繁了,我有一种在海洋漂泊的不安。我知道我需要每三个月而不是每三个星期见一次,这真是太好了,但同样令人害怕!我对自己身体上出现的任何异常都变得非常敏感,同时许多情绪干扰着我,混乱、愤怒恐惧…

濒临死亡,然后又劫后余生,我感到真正的压力是要充分珍惜身边的一切。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所以我必须每天过充实的生活,尽我所能成为的最好的妻子,母亲和朋友。但同时这也带了压力,尤其是在经历了创伤性经历之后。

我很高兴接受咨询,因为这确实帮助我了解和管理了我仍在过山车的情绪。我建议大家寻求专业医师的咨询,它没有羞耻感,并且会给你带来很大的不同。

我距诊断已经快三年了,而且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现在的心情平静得多,生活正在恢复正常。我不会撒谎,在进行肿瘤学检查或扫描时我仍然会非常紧张,尽管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是完全正常的,我知道这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总的来说,我非常强大。在整个这段时间里,信仰一直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我决心不让我的癌症诊断定义我,而是希望它使我更坚强,并帮助我对事物有新的看法。

转自李心翔肛肠医生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