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疗不仅仅适用于晚期肿瘤,现已进入新辅助、辅助治疗时代!

时间:2020-03-18 14:20:42 来自:仰和健康

免疫治疗不仅是晚期肿瘤用药,现已进入新辅助、辅助治疗、维持治疗时代!

PD-1抗体、PD-L1抗体,均属于药物治疗,因此一直以来最常用的场景就是晚期癌症患者。不过,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免疫治疗正逐步扩展它的应用场景:

01、维持治疗

PD-L1抗体I药(Durvalumab)应用于III期肺癌同步放化疗后的巩固治疗,已经在国内外获批上市。

PACIFIC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多中心临床试验;旨在评估Durvalumab在经含铂方案同步放化疗后未发生疾病进展的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巩固治疗的疗效。研究纳入713例患者,2:1比例随机分配至Durvalumab组(10 mg/kg,q2w)或安慰剂组。

与安慰剂相比,durvalumab显着延长了OS(HR,0.68; 99.73%CI,0.469-0.997; P =0 .00251)。durvalumab组未达到中位OS,安慰剂组为28.7个月。

PACIFIC是第一项被证明可以给无法切除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durvalumab维持治疗带来生存获益的研究;

PACIFIC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无论患者PD-L1表达高低,IMFINZI治疗都有效果。当然,如果PD-L1表达高一点,效果会更好。

02、辅助治疗

国外已经获批, Pembrolizumab(派姆单抗,Keytruda)用于手术后高危的恶性黑色素瘤患者的辅助治疗,这是首个用于辅助治疗的肿瘤。nivolumab(纳武单抗,Opdivo)用于辅助治疗淋巴结受累或转移性病变的全切除黑色素瘤患者辅助治疗。

03、新辅助治疗

1、PD-1抗体K药用于三阴性乳腺癌手术前的新辅助治疗,大获成功,III期临床试验数据正式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标准着免疫治疗用于实体瘤手术前的新辅助治疗。具体研究如下:

KEYNOTE-522研究中,评估了早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新辅助化疗和辅助治疗中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的作用。研究共招募了1174例患者,年龄≥18岁,既往没有接受过治疗,没有转移,经评估中心证实为TNBC。患者2:1随机接受新辅助治疗帕博利珠单抗+化疗或安慰剂+化疗。新辅助治疗后,患者接受根治性手术,如有适应症则接受放射治疗,随后接受辅助性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治疗,直到复发或出现不可接受毒性。这项研究目前仍在进行中,主要终点是pCR和无事件生存。

与单纯化疗组患者相比,帕博利珠单抗+化疗组患者的pCR率更高(64.8%和51.2%),与PD-L1表达状态无关。此次的最新数据显示,对于淋巴结受累患者,帕博利珠单抗+化疗组获得pCR的患者为64.8%,单纯化疗组为44.1%,III期患者也观察到高的pCR率。

2、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教授牵头开展的信迪利单抗单药用于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新辅助治疗研究(ChiCTR-OIC-17013726)的试验数据公布。

研究招募未经治疗、可手术切除的ⅠA~ⅢB期NSCLC患者。入组患者接受两个周期的信迪利单抗新辅助治疗。在开始接受信迪利单抗治疗的第29至43天之内接受手术。

40例患者中,8例疗效达部分缓解(PR),28例疾病稳定(SD),客观缓解率和疾病控制率分别为20%(95% CI:9.1%~35.6%)和90%(95% CI:76.3%~97.2%)。这表明信迪利单抗能很好控制早期肿瘤病灶,90%的疾病控制率意味着10个患者中就有9例患者的病灶不会继续进展。

另外,手术患者的中位术后随访时间3.2月,而该时间内接受根治性手术切除的37例患者均无复发。这充分证明信迪利单抗对早期病灶的有效控制,至少在目前公认的影像学评估方面,信迪利单抗新辅助和手术治疗具有很好的效果。

3、中山大学附属肿瘤防治中心的丁培荣教授报道了8例MSI-H型局部晚期和/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接受PD-1抗体为基础的新辅助治疗,结果5例取得病理完全缓解和临床完全缓解,另外3例也取得了显著的肿瘤退缩(接近病理完全缓解),同样提示早期免疫治疗疗效更佳。

新辅助免疫治疗在优势人群的显著疗效具有无限遐想的空间。尤其是对于中低位MSI-H型直肠癌,患者面临无法保肛或者保肛后控便功能、性功能等潜在受损的风险,新辅助免疫治疗为患者进行“观察等待”非手术器官保全治疗策略提供了新的治疗策略。

总结一下,根据目前的研究进展,免疫治疗已然不是晚期肿瘤的专用药物,选对人群,免疫治疗对于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都是不错的选择!通过基因检测及免疫检测帮助我们发现免疫治疗的合适人群及不合适人群。

用PD-1/PD-L1抑制剂,为什么要做基因检测?

1) 携带JAK1、JAK2、BM2、HLA、STK11等基因突变的患者,可能对PD-1抑制剂天然耐药。

2) 伴有MDM2/MDM4扩增、EGFR突变,使用PD-1抑制剂,可能发生爆发进展。

3) MSI-H (微卫星高度不稳定)的患者或dMMR(错配修复基因缺失)的患者可以使用PD-1抑制剂,效果好。

4)携带POLE / POLD1基因突变的患者,使用PD-1抑制剂,疗效较好。

转自邱立新医生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