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原发癌患者因为做对了一件事救了自己

时间:2020-08-27 09:41:57 来自:仰和健康

我的妈妈61岁,作息规律,无不良嗜好,身强体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一点老年病,我们家也没有人得过癌症。然而就是这样健康的妈妈,患上了罕见的双原发癌症。

2017年底

妈妈说经常感觉胃会疼,伴随轻微反酸,恶心,呕吐感。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幽门螺杆菌超标。医生给妈妈开了些药,让她自行服用。因为听说中国人由于饮食习惯不太好,幽门螺杆菌超标很常见,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当回事,心想回家吃了药就好了。妈妈害怕难受,也没有想过去做胃镜。

2018年01月

妈妈的胃部症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发严重,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带着妈妈到家附近的医院做了血液检查和无痛胃镜。检查结果显示:妈妈的癌胚抗原CEA 高达33.59ng/ml,比正常值3.5-5.0 ng/ml高出近6倍!同时胃镜检查在妈妈的胃窦发现了肿瘤病灶,病理诊断为:胃窦MT 低分化腺癌!

平时感冒都没得过,怎么可能得胃癌?!看到报告,全家人一致表示无法接受。我们都怀疑是县城医院的医疗技术水平不行,所以准备去省三甲医院再检查一遍。可事实证明,是我们太天真了。省院的检查结果也是同样的:胃癌。这下我们全家都慌了。

2018年02月

我们赶忙找到了省内最好的专家为妈妈进行手术,心想切除病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在术前的检查过程中医生发现,妈妈的胸部存在大量的胸水,医生说肺部可能也存在问题。因此妈妈没有办法进行手术,而需要先对胸水进行检测。胸水的免疫组化检测结果显示:包埋块中见散在异性上皮细胞,部分呈腺样,提示腺癌,肺来源。

医生拿着报告也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们全家更是震惊。肺来源就意味着是肺癌,也就是说,妈妈的身体里不仅仅有胃癌,同时存在这肺癌。要知道癌症的发病率约为105/10万,可想而知2种癌症同时发生的概率有多低。

医生说妈妈的情况非常复杂,还是建议去大医院看看,他向我们推荐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和胃外科。当时我们内心的是非常焦虑的,虽说知道了上海肿瘤医院看肿瘤好,但是不知道看哪个专家,而且家里也没有医生或者相关医疗行业的人。我们全家像是无头苍蝇,网上找、托朋友找,最终在机缘巧合下找到了一家健康管理公司——仰和健康,它们是专门向肿瘤患者提供就医服务的。第一次通过网络咨询,对方给出了非常专业的建议。

首先,他们提出先要确认病理诊断是否准确。目前妈妈只是有胃部病灶的病理组织切片,肺部只是做了胸水的病理,需要CT检查后找到病灶并且进行肺部的活检。对方给出的建议是问原先的医院借胃部的切片、同时安排妈妈找胸外科专家诊断,大概率是进行肺部的穿刺活检。由上海肿瘤医院进行两部分的病理诊断,虽然要花近1个月的时间,但是这一步不能省略,一旦病理诊断出错,后续的治疗只会有害无益。

如果病理诊断的结果出来确实是胃癌和肺癌双原发。对方可以邀请上海肿瘤医院的医生进行MDT(多学科会诊:由多个科室专家共同进行诊断)。我问哪些专家比较好,对方回答还是要先看病理诊断和疾病种类,恶性肿瘤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疾病,不是单凭肺癌、胃癌这几个字就能推荐专家的。

2018年03月

我们按照计划,来到了复旦⼤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了一系列检查:

肺穿刺活检:考虑转移性腺癌。

胸部CT:左肺旁占位,右肺可疑⼩结节,左上胸膜增厚,左侧胸腔积液;

基因检测:EGFR基因第21外显⼦呈突变,第18,19,20外显⼦未见肯定突变

胃组织白片病理诊断结果:低分化胃腺癌,以印戒细胞癌为主,her2(2+) ,hMLH-1-ROCHI(+),hMLH-2-ROCHI(+),hMLH-6-ROCHI(+),PMS2(+)

在仰和健康的协助下,半个月之内就得到了以上所有的检查结果。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医生真的下了诊断的时候还是让人心忧。服务人员告诉我们,这个结果算是喜忧参半,好的是2处癌症都尚未发现转移,坏的是治疗过程中的药物使用会比较难以抉择。

在仰和健康的协助下,我们接受了一次多学科会诊。分别邀请到上海肿瘤医院,肿瘤内科、胸外科、胃外科的主任医师。专家们分别拿了一份仰和健康事先整理好的病史资料,开始了长达近1个小时的讨论,最后的结果是:

1. 先通过药物缩小胃部病灶,同时用药控制肺部病灶。

2. 随后进行胃外科手术,专家建议使用内镜手术,创面小伤口愈合快,可以为后期胸部手术做准备。

3. 胃部手术之后短时间内不能进食,需要结合营养科对患者营养状况进行调理。

4. 术后根据恢复情况,维持使用治疗肺癌的药物,控制肺部病灶。

5. 如果肺部病灶控制得当缩小到手术指征范围,可以适时进行胸部手术。

6. 最后进行药物治疗一段时间,观察体内癌细胞数量。

2018年04月

妈妈在复旦⼤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了根治性胃切除手术。

手术后,妈妈情况良好,没有出现严重的并发症,体重也没有变化,保持在50kg左右。

之后妈妈开始使用医生给出的药物治疗方案,效果非常明显,尤其是胸部积液这方面,在第2次治疗后,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出现明显好转。通过胸部CT显示,妈妈胸腔内的胸水也是明显减少,同时肺部的病灶虽然没有缩小,但是也没有进展。医生表示该药物治疗方案是有效果的,可以继续使用该方案。

2018年10月

经过12次的药物疗程后,妈妈的肺部病灶一直没有变化。我们找到医生问了妈妈后续的治疗方案,医生给到的答复是,现在病灶没有变化,胸部积液消退,证明治疗方案有效,如果此时更换治疗方案,存在疾病进展的可能,医生建议不要更换。虽说这是好事,但是病灶不缩小,就不能手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开始长大,等于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在妈妈身体里,这叫人怎么能安心。

我们再次找到了仰和健康,就妈妈目前的情况进行了咨询。对方告诉我们,恰好国内前不久上市了一款新的药物,该药物同时引入了一种新的疗法叫做免疫治疗,是一种激发病人自身免疫系统消灭癌细胞的先进疗法。当然使用这种疗法是有条件的,对方建议我们进行免疫治疗有效性的相关检测,同时为我们推荐了对该药物非常有研究的专家为妈妈进行评估。

专家对免疫检测报告进行评估后告知我们,免疫治疗很有可能对我的妈妈有效果,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摆在我们眼前有2种选择:1,根据先前专家的方案维持带瘤生存的状态。2,尝试使用免疫治疗,争取手术机会。此次抉择事关重大,我们先后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达成共识,现在的治疗方案如果维持下去,很有可能在2年内疾病就会进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2018年11月

妈妈开始接受免疫治疗。

因为是刚在国内上市的药物,当时能够提供免疫治疗的医院还是很少的,我们辗转了很多家医院,都说不提供该药物的治疗。最终还是仰和帮我们找到了可以提供免疫治疗的医院。妈妈在医院治疗期间和很多同样使用免疫治疗的病友们交流时得知,很多人使用后效果都很好,有个别病友甚至病灶完全消失了。这使得我们全家又重新拾起了信心,觉得“神药”是可以期待的。

2019年1月

经过3个疗程后,妈妈前往医院进行首次治疗效果评价。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治疗期间妈妈自己的体感是越来越好的。她说用了免疫治疗后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好,人也比之前有力气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药物起作用了。事实证明,妈妈的感觉是正确的!医生告诉我们妈妈体内的病灶相交之前确实缩减小了不少。虽然现在还没有达到手术指征,但是按照现在这个情况缩小下去,再过3个疗程就很有可能可以手术了。这可能是我们这2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2019年3月

CT影像检查结果显示,妈妈的病灶已经缩小到手术指征,如果其他体征符合手术标准,可以安排手术,我们激动极了。

同月,妈妈顺利地接受了肺部手术。手术很成功,医生表示妈妈如此复杂的病情,能有现在的治疗效果是个奇迹。

目前母亲还在使用免疫抑制剂的疗程中,除了偶尔有些皮肤上的瘙痒,也没有出现非常严重的副反应。不过医生说万事要小心,免疫治疗虽然副作用小,但是偶发性的急性副作用是会致命的,因此还是要在治疗前进行评估不能图省事。

现在想来,当初仰和健康给我们进行的就医规划真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肿瘤病人的医治过程漫长且复杂,而且大家通常都是第一次遭遇这种疾病。特别是像我妈妈这么复杂的情况,更加难以应对。在此也呼吁大家,在看病前还是要进行一个整体规划为好,如果家里有相关专业的亲友是最好的。如果没有,找到专业的咨询机构进行相关的咨询也是有益无害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