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生命的十字路口,你抓住了吗?

时间:2020-02-28 09:42:59 来自:仰和健康

之前一段时间邱医生跟大家介绍了很多靶向治疗的内容,包括目前正在研究的部分新兴靶向治疗相关靶点以及治疗药物,还介绍了很多正在入组或者是即将开展的临床研究。有很多的病友在后台给邱医生留言,咨询临床试验的具体流程和注意事项等等。不过也有部分病友至今还在问我临床试验到底靠谱不靠谱?看到这样的问题,真是哭笑不得,只能说,这样提问的朋友,一看就是没仔细看过邱医生之前发的文章,先罚你抄写邱医生的文章3000遍!

哈哈,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别太在意

其实,说真的,我非常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恐惧来源于对未知事物的不了解。对于普通的非医务工作者来说,通常都对临床试验的具体流程不清楚、不了解,再加上一些奇怪的舆论导向,确实容易对临床试验产生误解。关于参加临床试验的利弊,我在前面的文章里有讲,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利大于弊。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的超链接,看看我之前对于临床试验的介绍。

今天呢,是思前想后好几天,才决定跟大家分享一个我接触过的真实的案例,用事实说话,告诉大家参加临床试验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弊。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我也是征求过患者家属的同意才写下这篇文章的,相关的名字皆已隐去,大家可以就将此当成一个故事来读一读。

故事的主人公是S先生,江苏南京人。和大部分人一样,他一辈子只在XX工厂上班,虽然在外人眼里觉得这是一份技术活、一份体面的工作,但实际上对S先生而言,拿到手的工资也就是满足基本生活所需而已,加上之前供女儿上学,而且S先生也是名副其实的“女儿奴”,一贯秉持着“女孩儿就该富养”的信条,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家里也没攒下来多少钱。确诊患癌是在2004年,那时他57岁,女儿刚刚结婚不久,本来一家人正高兴地计划着国庆节的出游,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一家人的计划。

据S先生的爱人回忆,大致是从那年8月份开始,S先生就开始时不时地咳嗽,偶尔有痰,偶尔又没有。多喝点水呢,好像又有点缓解。以为是不小心受凉感冒了,加上S先生之前身体一直很好,感冒几乎都很少,S先生一直坚持说多喝点水就好了,所以起初大家也没多在意。后来吧,这咳嗽老不好,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被家人说得不耐烦了,S先生就去离家最近的一个私人诊所开了一点止咳药,回家吃吃,症状基本缓解了一些。偶尔也咳,不过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又过了将近一个月S先生开始出现胸痛的症状,偶尔甚至会觉得胸闷气喘、呼吸困难,在孝顺的女儿女婿的坚持之下,S先生由家人陪同着,一起去了离家最近的三甲医院呼吸科。经过医生的简单问诊,怀疑这次S先生的病可能不是个小问题,所以,在医生的建议下,S先生做了胸部CT。结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右肺下叶可见团块状软组织密度影,右侧第8肋骨见骨质破坏”,从影像学检查的结果来看,情况不容乐观。进一步的检查更是让一家人的心情跌入了谷底,腹部CT提示肝左叶实质内见两个片状低密度灶,胸腰椎磁共振扫描提示T7,L2椎体提示转移瘤,颅脑磁共振扫描提示右额叶、小脑半球异常信号影,转移瘤待排。紧接着,S先生又做了肺部穿刺,病理结果显示:肺腺癌。当时医生下的诊断为:右肺腺癌( IV期 T2N2M1)伴脑转移、骨转移、肝转移。至此,确诊肺癌

治疗前CT

如此结果,对于平常几乎从不生病的S先生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倔强的小老头当即就火了,质疑医生的专业性,质疑检查结果的准确性,在家人的安抚下才慢慢平静下来。接下来摆在众人面前的,就是:应该怎么办?当时国内治疗的手段还非常有限,对于IV期的病人而言,手术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主流的治疗方案就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虽然在国外已经研究得如火如荼,但是国内实际上没有什么正式上市的靶向药物可用。似乎摆在S先生面前的,只有化疗这一个选择。

看了周围那么多得了癌症的患者,化疗着、化疗着,头发就掉光了,人也越来越瘦,还有很多人饱受其他不良反应的困扰,最后痛苦离世,S先生的内心,其实是非常恐惧的。

应该怎么办?......只能化疗吗?治疗的话,会花很多钱吧……那……不治疗呢?……我还能活多久?好想再回到年轻的时候......

关于怎么治疗,医生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按照当时的医疗条件,国内公认的最靠谱的选择就是化疗,但是诚如S先生所想,化疗的不良反应确实比较大,可是如果不化疗的话,随着疾病的进展,患者的身体情况也会一天一天变得更差。

其实,他们不了解的是除了化疗还有一个选择,就是靶向治疗,前提是先做基因检测,相关基因检测显示阳性的患者可以选择一个名为“吉非替尼”的药物。这个“吉非替尼”当时在国外已经正式上市了,只是在国内还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暂未获批。

从国外已公布的临床试验数据来看,肺腺癌患者发生EGFR突变的概率其实比较高,使用吉非替尼治疗的疗效也非常好,重点是不良反应发生率相比于化疗而言,那是明显要低的。

或许,对于不愿意化疗的S先生而言,去参加吉非替尼的临床试验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好像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如何选择只在一念之间,但是结果,却是千差万别。医生能做到的,就是将所有的选择告诉患者,至于到底如何治疗,还是要患者自己来做决定。

最后,主治医生将情况如实告诉了S先生及家人,选择常规化疗+放疗还是参加靶向治疗临床试验,决定权在于患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S先生想去尝试一下靶向治疗,于是乎便联系了当时的试验负责人,提出了想参与临床试验的想法。

负责人告诉他们,目前试验用的吉非替尼是免费的,也正在招募中,可以让S先生来试一试,但是能不能成功入组,还是要先做一些检查才能够确认,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

听到这个答复S先生是既激动又忐忑的:一方面能够用上免费的国外的“新鲜玩意儿”来治病,S先生还是很开心的;另一方面,这个药物目前并没有在国内上市,老外的那些临床研究靠谱吗?真是前途未卜,所以又是忐忑的。

思量再三之后,S先生和爱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

命运的转折点就出现在这里。

到了那家医院之后,先是让S先生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包括常规的血液检查和基因检测等,不过,科室相关医护人员和蔼的态度和专业严谨的办事风格,还是给S先生吃了一颗定心丸,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检查结果了。

很幸运,复查的结果提示,S先生满足试验的入组条件,在与主治医生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之后,S先生正式开始临床试验。

这个吉非替尼是口服的,服用起来非常方便,每天都有护士按时送药给他,并且也会适时地提醒他需要做哪些检查,医生也会不定期的访视,看看有无任何异常情况出现。住院服用了十几天之后,发现并无特殊不良反应,医生告诉他,可以回家继续按疗程服药了,但是要记得定期来复查。于是,从那时开始,S先生就一直口服吉非替尼250mg 每日一次治疗。

在治疗4周后复查时发现,疗效初现,首先是S先生自己觉得症状有所缓解,从影像学检查结果来看,整体疗效也是判定为PR(部分缓解)。腹部的增强CT也提示左肝叶转移灶消失,S先生信心大增,继续服用。开始是间隔一个月左右复查一次,后来是间隔三个月,再后来是间隔半年,S先生这一吃就是3年,除了出现过轻微的腹泻和皮疹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不良反应。而皮疹和腹泻,经过医生开药对症处理之后,也没什么问题了。

治疗4周期后CT

到2007年底的时候,S先生依然是持续的SD(疾病稳定)状态,那时的他已经当上了外公,每天有空就带着小外孙上街遛遛弯,整天乐呵呵的,生活好不惬意。见到医生还开玩笑说:“幸亏当时你们跟我推荐了吉非替尼的临床试验,不然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哪能看到我这可爱的大外孙呢。后面万一这吉非替尼不行了,还有其他的临床试验能推荐我入组不?我听说最近好像又出了一个新药,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趟,哈哈。”看到这样乐观开朗而又幸福的S先生,医生也真替他高兴。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S先生没有选择入组这个临床试验,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呢?不得而知。当然,有人会说,像他这样是极其幸运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他这样幸运,但是如果你连迈出那一步去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幸运又怎么能降临到你的头上呢,你怎么就能确定你不是那个幸运儿呢?给自己一个机会,有何不可?

以上的S先生的亲身经历,证明了临床试验的“利”,给大家分享呢,也是想让大家能够多一个选择,毕竟目前在研的新药确实是层出不穷,临床试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请大家一定好好把握。

最后文末设置了一些超链接,都是之前邱医生发过的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文章。对于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以及相关临床试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进去,查看更加详细的信息。

另外,也可以直接来咨询我,添加微信或者关注公众号,能帮到您是我最大的荣幸。

转自邱立新医生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

常见肿瘤疾病